防晃电永磁接触器丨河南省松峰电气制造有限公司|永磁交流接触器丨抗晃电接触器设备
新闻中心
行业动态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优惠电价取消 电价全面市场化
2022-04-12 返回列表


事件:隆基股份4 月6 日发布公告,称公司2022 年4 月1 日收到《云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明确隆基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关用电价格的函》,函告根据国家有关部门清理优惠电价政策的要求,取消公司在云南省享有的优惠电价政策和措施,自2021 年9 月1日起,公司全部用电价格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方式形成,直接与电网企业结算。

  云南省优惠电价出台背景:“十三五”前期水电供给过剩,弃水率高居不下。云南省绝大部分电力供应来自水电,水电建设时间长且单体规模大,集中投产对电力供需格局带来巨大冲击。“十二五”期间云南省水电迎来有史以来最大一轮投产高峰,装机容量增速一度超过20%,但是需求侧,一方面云南省内经济体量难以消化巨额电力供给,另一方面外送通道建设滞后,且广东省当时进行供给侧改革,用电需求较为疲软,导致云南省电力供给严重过剩,弃水率高居不下,最高峰2016 年弃水超过300 亿千瓦时。

  高耗能引进+外送通道投产,云南省电力供需格局迅速趋紧。为解决弃水问题,同时带动省内经济发展,云南省“十三五”期间通过优惠电价大量引入高耗能产业,最典型为电解铝和多晶硅(隆基股份的合作协议签订于2016 年),带动省内用电需求增速实现“V”型反弹。但是与其他以火电/新能源为主要电力供给的省份不同,水电供给增量受到自然资源禀赋的严格制约,2017 年起云南省用电增速即超过供给增速。同时,随着金中直流、滇西北-深圳特高压等外送线路陆续投产,因通道不足导致的窝电问题得到解决,云南省内电力供需格局出现对用户侧不可逆的恶化,2019 年弃水率即骤减趋近零。

  在双碳目标下,随着全社会节能减排及产业升级形势,国家对电价的态度发声转变。受宏观经济新常态影响,我国2018 年起经历连续三年的降电价周期,各省普遍对高耗能产业实行电价优惠。但是2021 年随着双碳目标实施、能源双控趋严,早在10 月国家允许煤电电价上浮20%之前,国家发改委8 月即印发《关于完善电解铝行业阶梯电价政策的通知》,提出严禁对电解铝行业实施优惠电价政策,已实施的需要取消,鼓励电解铝使用非水可再生能源,措辞严格程度罕见。相比电解铝(传统高耗能产业),此次隆基股份公告云南省取消多晶硅优惠电价颇超市场预期,预示着电价进入全面市场化时代。我们分析对于电力行业的影响包括:

  1)直接利好云南地区水电标的华能水电。

  2)长期利好电力行业全产业链。整个“十三五”期间我国电价整体呈下行趋势,远远跑输CPI,电价下行更多是政策压制的结果而非市场供需决定,我们认为未来随着电力供需格局趋紧,电力市场化将大概率伴随电价持续上行,打开电力全产业链利润空间。

  3)对绿电投资成本影响有限。根据隆基公告,电费占硅片全工序加工成本比例为15%左右,预计电价上涨影响随产业链传导幅度可控,对绿电投资成本影响有限。

 

经济观察报报道

云南取消隆基优惠电价只是开始,企业用电如何“锁价”?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高歌 4月6日,隆基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1012.SH,以下简称“隆基股份”)发布公告称,于 2022年4月1日收到的《云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明确隆基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关用电价格的函》(云发改产业函[2022]103 号)显示,根据国家有关部门清理优惠电价政策的要求,取消公司在云南省享有的优惠电价政策和措施,自2021年9月1日起,公司全部用电价格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方式形成,直接与电网企业结算。

 

 

2016年3月10日,隆基股份与云南省人民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就其在云南省投资建设单晶硅棒硅片、高效电池组件、特色农业光伏电站产业链,带动千亿级单晶光伏产业集群和云南省给予相关优惠政策支持达成合作战略合作意向。

 

 

在2016年3月12日的公告中,隆基股份写到,云南省作为我国“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的重要支点,我国沿边开放的前沿,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核心建设区,太阳能资源丰富、水力发电量富足,工业硅产量居国内前列,具备发展高效单晶光伏全产业链得天独厚的条件。双方合作的目标是,“开展全方位合作,带动相关产业共同在云南建设千亿级单晶光伏产业集群”。

 

 

根据公告,自2016年开始,隆基股份陆续分别与云南省发改委、能源局,云南省保山市人民政府、丽江市人民政府、楚雄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腾冲市人民政府、曲靖市人民政府等云南省多地签订了项目投资协议,推动上述战略协议的有效落实。截至 2021年末,隆基股份已在云南省形成约67GW 的拉晶产能和57GW 的切片产能,丽江三期年产10GW 单晶硅棒建设项目、曲靖二期年产20GW 单晶硅棒和30GW单晶硅片项目、曲靖年产30GW 单晶电池项目尚未开工或投产。

 

 

4月6日,隆基股份相关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公司目前对此不便评论,但在云南投资的背景之一的确是看中了电价优势,对于光伏制造业而言,拉晶产能部分的耗电量也相对较大,当时云南水电弃水现象较为严重,当地政府展开了一轮较大的招商引资,这也是诸多光伏企业陆续在云南投资的原因,但各家企业由于项目的差异收到的优惠政策略有不同,此外也有电解铝这样的耗电量较大的行业。另一个吸引隆基股份在云南开展上述投资的原因是受“用清洁能源生产清洁能源”的理念所趋。

 

 

通过查询隆基股份2020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隆基股份在云南地区的硅片厂在2018、2019年间生产用电量较大且有明显提升:其中保山隆基、楚雄隆基与丽江隆基的生产耗电量分别为85060135千瓦时、607832663千瓦时;53440200千瓦时、141029491千瓦时以及166249880千瓦时、532448170千瓦时。其中保山隆基所用电力100%为可再生能源电力,其余二者可再生能源占比皆为92%。

 

 

有关取消优惠电价政策对企业的影响,根据公告,在云南已投产的切片产能占公司总产能的比例约为54%,电费占硅片全工序加工成本比例为15%左右,鉴于其在云南省内的投资项目不能再执行原合作协议中双方约定的电价,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云南省内投资企业的生产成本,对利润会产生一定不利影响。

 

 

长江电新研报认为,云南优惠电价的调整对于隆基股份本身,影响有限。原因在于执行市场化电价云南地区电价相比全国其他仍然有优势,此前公司享受优惠电价在0.25元/kwh左右,市场化后采用浮动电价,参考云南省220千伏大工业用电平时段电价汛期/平期/枯期电价分别为0.297/0.350/0.420元/kwh。其次是云南仅是隆基股份硅片基地之一,云南基地67GW的拉晶产能和57GW的切片产能,分别占比64%、54%。具体测算而言,汛期/平期/枯期电价对应的成本涨幅分别为0.002/0.004/0.007元/W,90GW出货对应影响利润分别为1.66/3.52/5.99亿元,影响不到4%。另据了解,2022年4月1日收到《云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明确隆基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关用电价格的函》之前的电价无需追溯。

 

 

从行业整体情况看,通威股份(600438.SH)相关人士4月7日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称,公司并未收到有关电价调整的通知。据悉,通威股份优惠电价与保山市政府合作,保山二期正在积极准备之中。晶澳科技(002459.SZ)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在云南曲靖有投资建设拉晶及切片生产基地,电费执行的是市场化电价政策,隆基股份发生的优惠电价政策调整事件对公司没有影响。”

 

 

4月7日,中国新能源电力投融资联盟秘书长彭澎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市场化是大趋势,陆续地优惠电价都会取消,但即便存有此预期,类似云南这样的省份对于用电量比较大的企业来说仍然具备投产一些项目的优势。因为电力市场的价格有高有低,云南取消的是固定的价格。

 

 

彭澎认为,从2015年电改以来,电价经历了6年的下降,在2021年底占比70%的火电上网电价普涨20%,整体电力成本也会随之上涨。而电价上涨的原因不单是因为煤炭的涨价,未来即便是煤价稳定或者有下降,电价也无法恢复到从前的低水平。因为电力系统在未来20年要实现转型,这个期间要同时保持化石能源系统保供加可再生能源系统替代。过去一套化石能源系统就能完成的任务,现在需要两组人马,成本自然是上升的。

 

 

政府将无法保证优惠电价,因此电价锁定要靠企业自己。中国新能源电力投融资联盟观点认为,绿电采购是大势所趋,一方面更多的绿电帮助地方政府完成能耗双控、绿电考核和未来的碳排放考核,另一方面用电企业锁定长周期的电力成本,并且尽可能降低成本。整个绿电采购市场的初步建立大约需要3-5年,用电企业可以在这个期间做好准备。

 

带来的后果很严重,“光伏茅”一日蒸发200亿

来源:南方周末

其实影响没有那么大,根据测算,大致减少3.5亿利润,占利润总额比例很低,今天大盘大跌,尤其是创业板,跌4.2%,这些前期获利巨大的龙头股,即使再看好,也有人要了结,落袋为安了。

2022年4月6日,“光伏茅”隆基股份(601012.SH)单日市值蒸发216亿。6—8日,累计下跌6.52%。

“光伏茅”股价大跌的直接线索缘于该公司5日晚间的公告。公告称,该公司于4月1日收到云南省发展与改革委员会(下称云南省发改委)函告:根据国家有关部门清理优惠电价政策的要求,取消公司在云南省享有的优惠电价政策和措施。

根据公告,自2021年9月1日起,隆基股份全部用电价格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方式形成,直接与电网企业结算。鉴于在云南省内的投资项目不能再执行原合作协议中双方约定的电价,会对公司利润“产生一定不利影响”。

隆基股份成立于2000年,主要从事单晶硅棒、硅片、电池和组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开发光伏电站和提供系统解决方案。

2012年登陆资本市场后,隆基股份受到追捧。2021年11月股价一度超过100元。截止8日收盘,该公司市值3675亿元。

隆基股份与云南省合作已有6年之久,享受多年的优惠为何被突然取消?

 

优惠电价的吸引力

 

云南省水电资源丰富。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因省内电力供给与产业用电需求不匹配,产生严重的“弃水电”现象。

国海证券信息显示,2016年,云南弃水电314亿千瓦时,相当于总发电的11.7%。为消纳过剩的电力,云南省发改委宣布通过电价优惠引进水电铝材和水电硅材,以促进弃水电量消纳,形成发供用电企业多方共赢。

隆基股份和云南省的合作正是此时建立的。

2016年3月,隆基股份与云南省人民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就其在云南省投资建设单晶硅棒硅片、高效电池组件和特色农业光伏电站产业链进而带动千亿级单晶光伏产业集群和云南省给予相关优惠政策支持达成战略合作意向。

此后,隆基股份先后在保山、丽江、楚雄、腾冲和曲靖等云南省多地签订项目投资协议,推动上述战略协议的落实。

截至2021年末,隆基股份已在云南省形成约67GW的拉晶产能和57GW的切片产能。该公司在云南已投产的切片产能占公司总产能的比例约为54%。

除此之外,隆基股份在云南还有丽江三期年产10GW单晶硅棒建设项目、曲靖二期年产20GW单晶硅棒和30GW单晶硅片项目,其中曲靖年产30GW单晶电池项目尚未开工或投产。

隆基股份率先进入云南后,晶澳科技(002459.SZ)、通威股份(600438.SH)和晶科能源(688223.SH)等一批光伏企业也在曲靖、楚雄和保山等云南多地布局。《云南日报》称,云南现已基本形成工业硅—多晶硅—单晶硅棒—单晶硅片—单晶电池片—电池组件相对完善的硅光伏产业链。

一位云南新能源行业资深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隆基股份在云南享受每度约0.25元的优惠电价,且是云南光伏行业中少数得到省优惠电价的企业。“这跟它在云南投资比较大有关。”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一些高耗能企业之所以西迁,便宜的电价是一大竞争力。“电价实在是太便宜了,即便有长途交通成本也不怕。”

企业想要地方的优惠电价降低成本,地方政府也希望大企业的到来能带动当地经济发展。

上述云南新能源行业资深人士认为,在带动就业和税收方面,隆基股份在过去几年对云南省的贡献确实很大,对当地光伏产业发展也形成了引领和示范作用。

据新华网消息,截至2020年年底,隆基在云南累计投资额超200亿元,在云南全省可提供的就业岗位达1.7万个,其中20%属于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其云南基地2020年消纳电量约为26亿度。

 

“靴子落地”

 

“但云南不能长期靠优惠电价来吸引企业,(取消优惠电价)是云南肯定要走出的一步。”上述云南新能源行业资深人士说,“这事儿悬而未决好久了,这次算是‘靴子落地’。”

2021年10月,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相关负责人表示真正建立起“能涨能跌”的市场化电价机制,是电力市场化改革又迈出的重要一步。

受访者普遍认为,云南省取消隆基股份优惠电价是电力市场化改革的大势所趋,政府的用电优惠政策长期来看不可持续。

“电力是一个商品,本来价值五毛一度,卖你两毛五分,少卖的钱从哪来?”林伯强坦言,“最终只能是财政出钱。”

中国新能源电力投融资联盟秘书长彭澎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随着电力市场改革的深化,所有用户都要逐步进入市场,仅依靠政府的行政命令来保证个别企业的用电优惠已经不再现实。

“政府的文件是会更新的。”彭澎说,如果省级政府用电优惠的文件和国家大政策有冲突,肯定是要随着国家政策进行变化。取消用电优惠并非是针对隆基股份的单独决定,而是针对整个用电行业。

2021年8月,国家发改委出台通知严禁对电解铝行业实施优惠电价。云南省发改委11月发文表示立即取消全省范围内对电解铝行业的优惠电价政策,从2021年9月1日起,电解铝行业用电价格依法依规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方式形成。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云南省发改委取消隆基股份优惠电价的起始时间也是2021年9月1日。尽管当时出台用电政策尚未触及光伏行业。

云南发改委回复南方周记者,国家有关部门明确要求,要全面清理取消对高耗能行业的优待类电价以及其他各种不合理价格优惠政策,对实施优惠电价、以专场交易等方式变相实施优惠电价政策的情况予以自纠。

因此云南省出台相关政策,对电解铝等行业优惠电价政策自2021年9月1日起,全面清理并取消。

 

影响几何

 

据隆基股份公告,电费占硅片全工序加工成本比例约为15%左右。由于不能再执行原来的优惠电价,将会一定程度上增加隆基股份在云南省内投资企业的生产成本。

彭澎表示,使用市场化电价也不意味着电费大涨,具体要看企业在市场中的电力采购情况。“在波动的市场中,有电力管理能力的企业可以获得更多的相对优势,可以比竞争对手得到更低的电价。”

隆基相关人士就此事回应南方周末记者称,电力在公司生产成本中占比不算高,取消云南优惠电价对公司影响有限。

对于资本市场的投资者来说,相关企业很少披露与地方签订的电力优惠究竟持续几年,无法预判风险。

多位受访者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像隆基股份这样的资本密集型企业,一旦产能启动很难做出大的调整,但政策随时可变。

“不患寡而患不均。”上述云南新能源行业资深人士认为,长期来看,取消隆基股份的用电优惠可以促进当地营商环境的公平发展。

云南发改委对此表示,取消优惠电价政策是执行国家统一政策采取的措施,并非针对个别企业。相信相关企业会考虑云南发展的资源优势、市场优势等因素,在国家政策规定范围内,通过提升创新能力等方式来提升市场竞争力,实现互利共赢。

目前,隆基股份在云南仍有约90GW的单晶硅棒、硅片和电池项目尚未开工或投产。该公司在公告中表示在云南投资项目中未完成的部分存在发生变更的风险。

继云南之后,内蒙古成了光伏企业的投资热土。

事实上,2021年11月,内蒙古政府发布《内蒙古自治区新能源装备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2021-2025年)》。政府相关政策解读显示,打造光伏装备制造全产业链已成为自治区新能源装备制造业发展方向之一。为此,内蒙古将提供一系列政策支持,其中包括“给予优惠电价支持”。

隆基股份此前也公告披露,2021年3月12日,隆基股份与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伊金霍洛旗人民政府签订投资合作协议。涉及建设年产20GW单晶硅棒和切片项目、30GW高效单晶电池项目及5GW高效光伏组件项目建设,预计投资金额为195亿元。

中环股份(002129.SZ)、晶澳科技和通威股份等多家光伏企业也选择落子内蒙古。

 

南方周末记者 施璇

 

隆基股份云南优惠电价被取消 公司回应总体影响可控

 

来源: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殷高峰 见习记者 李如是

 

 

  在云南的优惠电价被取消后,“光伏茅”隆基股份在当地的投资布局或生变数。

 

 

  4月6日,隆基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22年4月1日收到《云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明确隆基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关用电价格的函》,函告称,根据国家有关部门清理优惠电价政策的要求,取消公司在云南省享有的优惠电价政策和措施,自2021年9月1日起,公司全部用电价格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方式形成,直接与电网企业结算。

 

 

  对此,隆基股份表示,此次优惠电价取消,将对公司利润会产生一定不利影响,公司在云南投资项目中未完成的部分存在发生变更的风险。受此消息影响,4月6日,隆基股份股价开盘走低,截至收盘,跌幅为5.51%。

 

 

  “短期内,取消电价优惠对生产成本确实有一定影响,但总体影响可控。公司后续会采取其他措施降本增效。”隆基股份相关负责人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取消优惠电价

 

 

  云南市场是隆基股份的一个重要布局。

 

 

  2016年3月10日,隆基股份与云南省人民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就公司在云南省投资建设单晶硅棒硅片、高效电池组件、特色农业光伏电站产业链,带动千亿级单晶光伏产业集群和云南省给予相关优惠政策支持达成合作战略合作意向。

 

 

  随后,隆基股份先后与云南省发改委、能源局,云南省保山市人民政府、丽江市人民政府、楚雄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腾冲市人民政府、曲靖市人民政府等云南省多地签订了项目投资协议,推动上述战略协议的有效落实。

 

 

  “以前云南的水电资源丰富价格低廉,因为光伏企业的生产过程可以消纳水电,相关部门为了招商引资给予了优惠电价。”隆基股份上述负责人表示。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云南电价并不是突然调整。云南水资源丰富,近年来大规模引进的硅、铝、磷产业给省内带来的用电需求持续增长。但去年二季度以来,水库蓄水不足、枯水期恰逢干旱气候,水电供给受限,火电规模也受“能耗双控”政策影响规模有限,电力供需持续偏紧。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云南省2021年的发电量为3434.3亿千瓦时,累计增长1.1%。其中,水力发电量为2716.3亿千瓦时,占云南省发电量比重约为79.09%,但值得注意的是,云南2020年度的水力发电量为2763.40亿千瓦时。

 

 

  电力供需持续偏紧的情况下,去年以来,云南发改委已先后取消了电解铝、工业硅行业的优惠电价。

 

 

  利润将受影响

 

 

  截至2021年末,隆基股份已在云南省形成约67GW的拉晶产能和57GW的切片产能,丽江三期年产10GW单晶硅棒建设项目、曲靖二期年产20GW单晶硅棒和30GW单晶硅片项目、曲靖年产30GW单晶电池项目尚未开工或投产。

 

 

  隆基股份表示,鉴于公司在云南省内的投资项目不能再执行原合作协议中双方约定的电价,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云南省内投资企业的生产成本,电费占硅片全工序加工成本比例为15%左右,对公司利润会产生一定不利影响。

 

 

  “对于公司的生产来说,组件和电池的耗电较小,电价调整影响有限。主要在拉晶环节。”上述负责人表示。

 

 

  “云南是全国电价最低的省份之一。”深圳市泓达光伏工程有限公司创始人刘继茂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隆基股份享受优惠电价在0.25元/kwh左右,公司目前在云南有67GW的拉晶产能和57GW的切片产能,分别占比64%、54%。参考云南省220千伏大工业用电平时段电价汛期/平期/枯期电价分别为0.297/0.350/0.420元/kwh,具体测算而言,汛期/平期/枯期电价对应的成本涨幅分别为0.002/0.004/0.007元/W,90GW出货对应影响利润分别为1.66/3.52/5.99亿元。

 

 

  整体影响有限

 

 

  “隆基股份对成本控制能力在行业领先,取消优惠电价对于隆基股份本身有一些影响,但整体影响有限。”刘继茂表示,对于光伏行业来说,降本增效应该是主旋律。

 

 

  “此番云南对光伏龙头的电价优惠政策不再,从长远来看,对于光伏行业是一个利好。”中国文化管理协会乡村振兴建设委员会副秘书长、新能源产业发展研究人士袁帅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云南电价优惠政策被取消,短期内必然导致业绩或承压,从而形成连锁反应,推进行业内部相关企业和板块开展更加市场化的变革。

 

 

  “市场化电价交易也是国家电力系统改革的趋势,更好的还原电力产品的‘商品属性’。”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裁祁海珅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硅片环节的耗电量不高,电费的市场化路径对于利润影响不大,如果市场化电价交易发生在硅料环节,对于光伏行业来说,成本会增加很多。

 

 

  对于此次优惠电价的取消,隆基股份在公告中称,上述公司在云南投资项目中未完成的部分存在发生变更的风险。

 

 

  “云南取消隆基股份的优惠电价或对公司今后的投资布局产生影响,像内蒙古的风电会对其产生影响,有一部分产能可能会向外调整。”广州商学院经济学院副教授胡浩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不久前,隆基股份披露了一项在内蒙古的投资计划,涉及年产20GW单晶硅棒和切片等多个项目,总投资约195亿元。

 

 

  不仅仅是隆基,丰富的风光资源、较低的工商业电价等因素也吸引了不少光伏企业进行布局。近期就有东方日升、江苏阳光等企业大手笔布局内蒙古。



二维码
河南省松峰电气制造有限公司 电话:18137494894 传真:0374-8088761 邮箱:songfengdq@163.com 地址:河南省禹州市药城路北段
河南省松峰电气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027号-2  XML地图  后台管理